0天方纪元-第十四章

作者: 季子乌 2007-04-01 17:11 | 分类:龙与地下城

哥布雷斯和戴丁
“很高兴你们来得这么及时。”男巫师,当然,他就是哥布雷斯,笑着说。
“及时?我们差点被那些怪虫吃掉。”奥梨无奈的看着那些正在哈哈大笑的树精灵们,尽管她知道他们喜欢莫名其妙的笑。
“是啊,我们刚刚处理好一些不死系的事情你们就来了。应该多亏瑞拉通知得及时。”女巫师戴丁一边说,一边做手势,这时他们发现,头顶的树梢上,还有不少自下生存者,他们一个个从树梢上探出头来。
“他们都是不死系。”艾比特话语中带着点警觉。
“你说得没错,朋友!”哥布雷斯接着他的话说:“可是他们同你们一样,只是一些仙埃克无辜的平凡生存者,是我们的盟友,或是朋友。”
奥梨听罢摇头说:“真不可思议,你们怎么会和不死系成为盟友呢?” 阅读全文»

5吸血鬼之恋

作者: 季子乌 2007-02-02 17:51 | 分类:彼今城堡, 龙与地下城

[color=#cc3333]再见了,我的爱人。
我们曾经爱过,我漫长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color=#3333cc]再见了,我的爱人。
你是我的唯一,我的心默默守候着你,直到海枯石烂。
[color=#cc3333]让那一段日子成为我们的永恒吧,让它放着,沉着,成为记忆最深里,最深刻的东西。
我已经不敢再回味,每次触及,都要把心都摔碎,我即使年轻的生命,也不能再承受多次这样的悲痛。
[color=#3333cc]我不在你的身边,可是我的心还在。
不管多久个岁月过去了,那个心永远是暖的,连人感觉触及不到的地方,都有它的温情,任谁也无法改变。
别那么痛,我感激,我回味。我永恒的生命中有了你,即使是曾经拥有了你,也能让我不留遗憾的把我的意识长存。
[color=#cc3333]如果你爱上其他人,请珍惜缘分。
[color=#3333cc]我不会爱上其他人,但也许会跟其他人过日子。
[color=#cc3333]这样对她不公平。
[color=#3333cc]上帝本来对我们就不公平,我们的生命受到诅咒,我们的爱情无法结果。给她想要的,这就是公平。可是我的爱已经给不出更多,早就在曾经沧海,让我付注了一辈子。
[color=#cc3333]让我再看看你好吗?
[color=#3333cc]我在你的脑海里,你已经永远记住了。
[color=#cc3333]我想再看看你,因为我已经在离开你的那一刻面临死亡。即使我为更多的人“欢乐”地活着,但我心已经死了。它曾经是你的,永远都跟着你。让我在死前再看你一眼吧。
[color=#3333cc]我知道,我也是,我们都活在对方过去,现在,未来,每一个生命里。哪怕我们现在的命运受到了诅咒。
别……别哭好吗?你是那么的美丽,即便带雨的梨花让我怜惜。我也希望你能笑,像我一样,笑中的泪,泪中才笑得真实。
[color=#cc3333]是啊,我该笑啊。很多时候,我们都为别人活着。很多时候,我不是我。你不是你。我们,却永远是我们。
[color=#3333cc]亲爱的,放心的走吧。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快乐的。不曾相识时,我们等待中快乐;相恋时,我们在幸福中快乐;遗忘了幸福时,我们在别人的生活中快乐。至少还可以相信,我们在相互生活中,也要快乐。
快乐吧,我们吸血鬼,也要笑给上帝看!
[color=#cc3333]嗯,我们可以用笑来解除诅咒。这就是我们生命中的幸福。上帝给予不了,我们自己缔造。

我没有为我自己的文字感动过,可是,这是在为我的两个朋友记下的一笔,我哭了……
祝福他们,一路走好!
如果我真是真神乌拉,我也会说:这样已经很美了。心里的不是回忆的触痛,而是最真幸福感受,是啊,你们爱过。真神祝福你们。

2007-02-03 20:17
昨天脑子里一直在回响着这首歌,就是它了。

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播放视频文件

歌手:齐秦 专辑:丝路
[color=Maroon]你的柔情似水
几度让我爱得沉醉
毫无保留不知道后悔
你能不能体会真情可贵
没有馀力伤悲
爱情像难收的覆水
长长来路走的太憔悴
你只留下我收拾这一切
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不让你的吻留著馀味
忘了曾经爱过谁
慢慢习惯了寂寞相随
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不让你的脸梦里相对
爱的潮水已经退
我的真情不再随便给

7天方纪元-第十三章

作者: 季子乌 2007-01-21 14:05 | 分类:龙与地下城

生灵水源

奥梨仔细替托维检查,用上了所有可能解毒的储备药物,都没有任何作用。
“怎么样才能救他啊?”看着奄奄一息的托维,赫蒂声音都有点颤抖。
“我虽然知道有一样东西可以为他解毒,可是,那里太危险,可能比我们遇到的树怪更难脱身。”奥梨犹豫着。
“到底是哪里?”艾比特着急的问,“至少你也要说一下,大家商量一下,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救他啊。”
“很久以前,树怪横行的时候,玉面树也很繁茂。一般来讲,有树怪的地方,就会有玉面树林。而玉面树的油,就是解树怪毒瘴的最好药物。”奥梨详细的说,“可是,玉面树油,却是埃仙克最可怕的毒蛇种之一:血蛇,它们的最爱食物。血蛇你们知道吗?只要沾到半点它的毒液或是血液,我们就会马上成为牺牲者。而且它们群居动物,数据至少是八十、一百以上。我们没有托维的空气护盾不说,即使是有,也无法围住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周身,谁去谁都得丧命。”
“一定还有办法的,对吗?再好好想想啊。”赫蒂的问话,在奥梨的摇头得到了否定。她的摇头,是否可以理解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托维死去。 阅读全文»

翻页:« 1...34567...1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