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乌及屋 » 博文:我就是我啊,怎么样你才肯信?

0我就是我啊,怎么样你才肯信?

作者: 季子乌 2007-09-27 15:11 | 分类:生活杂记

有多少人曾经或是正在承受无法证明自己是自己的困扰?

今天这个标题,让我想起上学时一件搞笑的事情:
我一女同学,男发。因为丢了饭卡,去学校机房用校牌重办一张。 机房窗口的大姐看了看她的校牌,斜着眼说:“你借别人的校牌吧?”
同学辩护:“没有啊,这是我自己的。”
大姐把校牌扔回给她,很严重地说:“借就借啰,你还借个男的校牌,你当我是白痴啊?”
……

我曾经听过新东方“老罗”的讲课音频:“万恶的户籍制度”,虽然他用或作秀、或夸大的手法在演义着中国户籍制度的辛酸与无奈,但也并没有过多的引起我的思考。只是每当我一再面临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才会想起他的那句“傻不啦叽的傻老娘们”(这是句脏话,小朋友不要学!)……当然,我想到的不是想骂人,只是想到说这句话背后的几分无奈,以及一种同病相怜的认同感。

我在深圳丢过两次身份证(当然,在深圳丢钱包、手机、身份证……一点也不新鲜)。

第一次是被偷的,我事隔两月,由于要回长沙去参加考试而回去补办,结果去了三次,来回六趟才算把身份证的事情办妥当。

专门请假去的那次,居然碰上什么系统升级,停办两周。当然这是我自己没有安排好,不知道事先问个情况打个电话什么的。

还有的情况就是,百问不明,东奔西跑都在做无用功。我至少跑了四个派出所、办事处,听说长沙的士调价到¥3起步,我几乎的士代步(其实,不坐的士也不知道坐什么好,因为有些派出所地方挺偏僻的,不好坐公交车),就这样在派出所间来回奔跑了两天,花了我近¥200的的士费……

这各种点滴我也不再详说了,我脾气很好的说。

第二次是在一家咖啡厅掉的,可是由于急用,我又再一次与户籍问题面对面。当时订好去云南旅行的机票,约了人,定了行程,直到出行两天前才发现自己身份证不知道哪去了。找遍很多地方,打电话到公交车站等地,也没有下落(我不记得我掉在咖啡厅了)。

只好想其他办法,怎样才能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顺利地旅行。
后来才知道“临时身份证”这玩意儿已经不存在了,机场的“临时登机证”在有效时间内还是挺权威的。
喜我“户口登记表”放在家里,因为上次办身份证想把户口迁回家,结果没能迁得回去(现在的农村地是黄金,不让我回家),离原来存档的地方太远,也没放回学校里,所以一直滞留在家里。
打了个电话给妈妈,她坐下午的定时小巴1个小时左右到达可以传真的地方,把我的户口登记表传真了过来。妈妈真伟大!!!

于是临时登记证搞惦,只是在深圳和云南的机场,后来又都遇到了小小麻烦,还好是“虚惊一场”。最庆幸的事是,我在旅游途中突然想起了那家咖啡厅,让朋友立马去问问看,等我一觉睡醒,他就告诉我他已经拿到我的身份证了。Lucky!!!

这一次,是小兔的身份证,钱包被偷……
他的户口登记表在以前大学城市的人才市场,那边不帮他传真,一定要找委托人,相当麻烦。他甚至想到办假证。
我说:假证查得严,有什么用啊?
他说:反正号码是真的就好了,本来就是我本人嘛!
我笑:你证明不了是你本人的!

说真的,如果有人帮忙传个真啥的,多给点辛苦费我都乐呵了;人才市场给办个传真网上收费点我也感谢上帝啊! 让我做做梦吧!

当然,我们后来发网上搜到报导,用假证乘机的,一律罚款¥200。 

下文?没有下文了……我理解中国国情,人口多和流动大,不是轻易好把握和控制的。但我真心希望一切都往好的方面走,特别是便民!“为人民服务”!
wrmfw_s.jpg

0条评论

评论此文:

(必填)
(必填,保证不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