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天方纪元-第二十章

作者: 季子乌 2008-06-16 12:18 | 分类:龙与地下城

斗龙

简陋的餐厅是大家的临时会议室,整天除了做饭和掌船的人,大家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这里。枫和泰铭罗反复讨论着接下来的航线和计划,奥梨、赫蒂,还有雪侧是尽量谈论一些其他的事情来分散心中的紧张感。而不太常发言的巴本则是徘徊于厨房和餐厅之间,给大家生火做起饭来。

奥梨打算用随身的草药给大家烧一壶提神茶作为饭后热饮,可是火炉似乎有人在占用,炉上有一个热腾腾的罐子,里面的东西往外边轻轻冒着白气。

“这准是托维为大家准备的热汤。”奥梨心想。

她打算过一会儿再来,回头却刚好遇到巴本。

“奥梨,难得遇到你来厨房。”巴本说。

奥梨笑着回敬他一句:“也难得见到你主动跟我说话哦!”

“有话,总是留在心里的。”巴本说完,侧身穿过奥梨身边走向火炉。

“你在煮什么东西吗?”

“嗯!”巴本随口回答。

“你煮淡雾草做什么?”奥梨不愧是“草药学家”,光是闻就可以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过,刚刚水未开,空气里湿气太重了,她没有闻到这种不太明显的气味罢了。

“活血。”巴本简约地回答。

这时候枫也来到厨房,见他们两个都挤在这小小的厨房内,也没说什么就转身走了。奥梨跟着枫一起离开厨房,就听到雪在很远处叫大家:天上有东西在飞!

谢天谢地,米格平安着地。落地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在空气中飘,身体没有重心和重力,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不小心地失衡,从空中摔下去死于非命。

这会儿他终于看清周围的环境了,原来他已经被安全地送回甲板。四周还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米格愣了半天才慢吞吞地问出一句话来:“我说,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没事吧?”赫蒂关心地问。

“我,没事啊。我很好。”米格呆笑着回答。

枫斜视着米格说:“你不觉得你应该对你为什么会从天上飘下来做一下解释吗?米格?”

米格明白她的意思,只好在回到餐厅后向很快就向大家一五一十地事情的经过说了个遍。但问题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为什么会从天上飘下来,更无法解释那个神秘的女孩是幻觉还是其他异类。现在连那个女孩子的踪影都找不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样才能再见到她。

“你是不是掉到甲板下面睡着了才做这样的梦?”奥梨开玩笑似地说。

“你觉得我像是在说梦吗?”

“有没有可能,是眼睛蛇的圈套?”米兰认真地问。

雪回答他的话:“我的确是有怀疑过在我们附近会有眼睛蛇的爪牙,但我并不认为他们能控制雾。如果他们控制了那个女人,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我们不能轻敌。”枫说:“他远谋深算,我们一路的遭遇他一定全都清清楚楚,只是无法直接干预我们罢了。”

“那他们会跟踪我们吗?”赫蒂接着问。

枫点点头,简明地说:“会,但未必是在我们身后。”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探探这雾什么时候能结束呢?”雪曾经向枫提过多次,想自己出去探一下航,但都被枫和巴本阻止。谁也不知道雾的上方是什么,枫说那不会是一片晴朗的天空。

枫继续以前的劝阻,坚定地说:“水下和空中的理由是相同的,在不能确保安全的时候,我们至少要保证每一个人都是安全的,我们大家是团结在一起的。”

米格耸耸肩,笑着说:“你是在说我吗?我很冲动,我向你道歉。”

枫笑了。

这个时候正在主持航行的泰铭罗突然闹了进来:“大家快上甲板,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雪问:“什么?遇到什么了?”

“龙!”

巴本第一个从船仓中跳上甲板,飞快地跑到了正在布符阵的托维身后。

巴本提醒道:“龙是天生的魔法使者,我恐怕你这些计量对它完全没有用兄弟。”

托维说:“也许你说得对,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龙,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这时候大家都已经上了甲板,海面波涛汹涌起来,身材巨大的深蓝色海龙正在眼前盘旋飞行,身边聚起一道一道强光的闪电。对这群陌生的闯入者,眼神里充满了爆怒。

赫蒂来天方纪元也算是经历了大大小小不少战事,但她的确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令人由心生愄的家伙。还好惊讶的同时,她并没有表现得多么失态。

“我说。”奥梨瘦小的身材在冷风中有些颤抖,但她还是故作轻松地问:“泰铭罗不是驯龙人吗?我们要怎么对付这个大家伙呢?”

泰铭罗此刻可没有悠闲着,他没有空余的时间回答奥梨的话,只是眼睛盯着龙,心里思考着许多他应该去考虑的问题。

很久之后,他才开口:“用不了多久它就要发起进攻了。托维、米格和米兰,你们用尽快的速度去改变航向,朝西北方全速前进;雪,你带赫蒂回到船仓中,帮航行添燃料;枫,你试着帮我控制好闪电;奥梨协助枫;巴本,我想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简单地安排之后,没有谁提出异议,在听到自己的使命后就马上去执行了。就在赫蒂离开甲板的时候,龙以极速向船发起了进攻。

狂风暴雨围绕着航船,龙的眼中似乎并没有甲板上的这几个人,而是直接向船身袭来,一道道闪电刺向船身的各个位置。帆布着火了,甲板穿洞了,尽管枫和奥梨正在努力控制局面,但依然力不从心,眼看着许多强力的闪光从身边溜走,打到船身的各处。要不是米格及时调转航向,恐怕连船头都在那同一时刻被毁灭。

巴本和泰铭罗张起了一张网,这是泰铭罗驯龙的重要武器之一:锋芒钜。它可以帮助他控制龙的行动,同时,他们做的也是一件极危险的事,激怒龙,引起它的注意,转移它攻击的目标。

锋芒钜地力量被挥洒了出去,它像是一张充满滚烫岩浆加痛苦药剂的火山,瞬间向海龙喷发。只听得它一声巨哮,从身体周围发出一股强气,将锋芒钜的攻击力量几乎完全削减了。但他们的目的达到了,龙停止对船身的攻击,目光直盯秦铭罗和巴本。

“这家伙可要强过我那几条龙。”泰铭罗故作轻松地说。

“小心!”在巴本说话的同时,他已经龙的另一股强波向突然聚集起来,它地把闪电光和雾气都吸到了自己身体周围,目标直对泰铭罗与巴本。这股强波大过他们所遇到过的任何一波,一个非凡物才能拥有的特殊力量,这甚至让泰铭罗想起了上个纪元末的毁灭性异界怪兽。

在这千钧一发之迹,巴本为了解救自己和兄弟的性命危及而集中生智地使出了一招包括泰铭罗也没见过的一个魔法招式。

轰天盖地一声巨响,龙的强波被反弹了一大半,而另一半的力量仍然足够让巴本等人受到伤害,这是巴本事先没有预计到地。

枫和奥梨飞快的速度赶到前线帮助他们,但赶来时却只能在乱成一团的甲板木堆里把他们寻到扶起来。

但龙并没有给他们喘气的机会,第二轮进攻可想而知,要比先前那轮更强。因为它深知现在已经有算得上对手的人正在和它对战。

枫心里紧了一下,和奥梨四眼相对,知道只能全力以赴。

就在刚刚那一刻,龙和巴本等四人的力量对碰。当然,胜负早已经分晓,他们输了,龙的力量将船尾打破,四人都掉进了深海之中,伤势如何还无人知晓。

作为掌舵手的米格已经知道了这一战的结果,他一直按着驯龙人的吩咐在把船向西北方向行驶,但此时他们战败了,他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了。

“米格!”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听上去很熟悉。

“嘿!”米格回头想看看是谁在叫自己,可是回头没有人。

“是谁?”米格大声问。

就在这个时候,米格突然发现身边的雾渐渐被清散,虽然气温还是没有改变,但视线已经变得很清楚。他看到船的正前方有个岛,他们的船已经离岛很近了。

“希望在龙彻底解决我们之前能登到岛上。”米格暗自地想。

可是转眼间米格已经觉得自己的希望破灭了,龙又向还有生还者的船发起了新的进攻,这次,它卷起了大海浪,汹涌而来,在瞬间就能将整艘船吞食。即使之前的四人已经战败,它也决定不轻敌,对生还者要一击则毙。

这时候的赫蒂、雪、托维、米兰,几乎是在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的同时,被巨浪吞食……

 

生与死

昏暗的光线,凌乱的视野,混浊的空气,却没有风。耳边除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喑喑嗡嗡”的像是树枝摩擦的声音外,一切都是那么的死寂。这一切,都让刚刚被“死神”吞没的人弄不清身处何处。谁都没有死过,没有能告知,死了之后会去到哪里。

“我们还没有死!?”身边熟悉的声音让赫蒂的疑惑又更进了一步,身边是雪,眼睛适应这里的光线后,不远处还有托维和米兰的身影。

“还不知道。”米兰看上去也刚醒来,但已经开始思考很多问题了。

“奥梨,枫……他们几个呢?”托维已经开始寻找身边伙伴,发现之前落水的四位战士以及米格不在视线中,呼唤也没有回应。

托维的法杖这时候已经亮了起来,他们都在打量四周。

“这是哪里?为什么看不清方向?也没有光线,现在是晚上吗?”赫蒂问。

“天呐,骷髅!”雪惊叫了起来,她看到的东西虽然在这个世界来说并不可怕,但就他们现在的处境而言,的确不是很好现象。

“这是地狱?还是龙的肚子里?”赫蒂又开始发问,她不怕骷髅,但这个时候已经有点胆战心惊了。

“我们找个可行的方向走走看吧,眼下四面都是同样的光景,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托维的提议同时也是安慰赫蒂,于是他们商议之后,选择“喑喑嗡嗡”声传来的方向,愿意相信那里有风口或是洞口出现。

他们一直向一个方向走,但已经不知道这是哪一方了,因为谁都是两手空空,在一片漆黑的情况下,根本不知道方向。就连风翼族的天性,在这时候也荡然无存。

走了约莫半个时日,雪突然感觉有微风,好像是从正前方吹来的,他们稍停了一会儿。可这一会儿,谁也没感觉到哪里有风吹来。

再向前方走去,雪又感觉到有风,这次大家不但都感觉到了,而且眼神好一点的已经看到前方有一团黑影。赫蒂没有看见,但她感觉得到黑影带来的一种压抑感,威胁感。她此时最想做的事就是远离团黑影,越快越好。但这时候却有一只温暖手握住了她,在大家都全神贯注地望着前方的时候,赫蒂却看着托维温柔的眼神,仿佛读到了他的心:别怕,我会尽全力保护你的!

黑影向他们副近了,一双苍白的手从黑云中透出来,看不到脸和其他部位。他悬在半空中的,用冷冷声音吼出了一番谁也听不明白的话语。

不过,谁也来不及理解这番话,新的噩运便来临了。在这番话后,他发起进攻,目标直捣要害,战在最前面的米兰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锁喉托到了半空中。米兰又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上,一动也不能动,连呻吟声也没有,更准确地说是不知道是生是死。但这瞬间却也足够让在场的人看清一点这个黑影的身份,一只面无血色的吸血鬼,冷酷的外表和气息一样令人从心底撩起一丝寒意。

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赫蒂连眼泪都忘记要掉,紧紧握住托维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滑落了。托维没有重新握回她的手,而是挺身而出站在了两位女士的前面。

吸血鬼当然没有留情,连思考的机会也不给他们,托维也落入他的手中,刚刚立起的空气护盾,在吸血鬼的强势之下,只不过一层空气,毫无用处。

“不!”赫蒂一声惊呼,眼看着托维就要被吸血鬼撤成两半。可是吸血鬼并没能下得了手,赫蒂口袋中的妖精黑玉突然发出一道直线的光芒,照得他睁不开双眼。而哥布雷斯和戴丁也在这时从黑玉中走了出来,他们已经原身大变,苍白的面部,清晰的獠牙,身体周围攻有一层很明显的厉气。

“你们怎么了?黑玉的封印力量无效了吗?”赫蒂又是一阵慌张。

哥布雷斯只是对赫蒂笑了笑,就以最快的速度向那不知名的吸血鬼冲去,两只吸血鬼很快就进入了一场常人眼神难以看清地快速混战中。而戴丁则争取到了一段空隙对赫蒂说明这种种疑惑。

她拍着赫蒂的肩说:“你们已经很累了,剩下的该轮到我们牺牲了。眼前我们要对付的是一只不明来历的吸血鬼。我只能说,他跟暗夜帝国完全不相关,也完全不属于这个仙诶克任何时代,任何地方。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保住你们。”

“为什么?”很显然,赫蒂还是不明白。

“这里很有可能是另一个大结界或是某个不属于仙埃克的空间,所以黑玉已经对我们失灵了,恐怕我们也回不去了。要选择死,只有这个办法最值得。”戴丁留下最后一丝微笑,已经不容多做解释就冲向了战场。

赫蒂满脸泪水地冲向似乎已经没有气息的米兰,抱起他来又是一阵痛哭。心中暗暗感觉,一切还未结束,路途却那么的艰难。

托维被哥布雷斯救出来,只有微微轻伤,比起米兰来说真算幸运。但谁也提不起有什么幸运可言,他们很慢慢也能看得出,哥布雷斯加上戴丁两位的力量都比不过这只不明来历的吸血鬼。他俩越来越处于劣势,拼尽全力也不过只能顶住一时半会儿。

“结束吧!结束吧!”哥布雷斯疯狂地喊着。

“不,小心!”雪的目光已经开始从伤员的转到了战斗中,为从未谋面的两位担心起来。而就在这一刻,哥布雷斯受到了吸血鬼的致命攻击,随着一阵刺裂的声音,胸口已经被穿破。很快,身体又被摔了下去。

雪展开双翅冲了过去接住了他,只听得他奄奄一息地声音:“结束了,结束了!”

戴丁也像疯了似的向吸血鬼攻去,似乎想寻求更快的速度要赶在哥布雷斯同时死去,而吸血鬼,也很快成全了她。她受到了与哥布雷斯同样的攻击,倒在了雪的身边,雪尽力帮两人靠拢。只听得戴丁带着最后一口气,对哥布雷斯说:“愿有来世,我们能做正常人。今生终于可以……结束……!”

“结束了吗?”雪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们两位感动了,鼻子一酸哭了出来。

 

通灵

吸血鬼的下一个目标是先前就向他发起进攻的这位年轻巫师。他似乎很乐意看到眼前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看着哥布雷斯和戴丁死去时他的表情也透露出心中的快感。他扬了扬嘴角,尖利的指甲飞速指向了目标,发起了新的一轮进攻。

刚从伤事中缓过气的托维,想先推开赫蒂也已经来不及,只能集中生智,用他认为最可行的办法来抵挡这有可能会让两个人都丧命的袭击。这次,他用到了曾经帮助巴安慕阻]] >

1条评论

  • 在 2008.06.17 22:28, qhwa 说:

    [凝视] 好多字呀,占个沙发先,慢慢看~

    评论此文:

    (必填)
    (必填,保证不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