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那样丢下阿焦

作者: 季子乌 2006-05-16 17:58 | 分类:持乐园

从懂事到现在,经历过多少事?一定还不多,但不会总是风平浪静,也没有什么大风大浪。
不想被“先天性老年痴呆症”的影响,所以,从现在开始,记下一些还有印象的事放在我的“记忆”标签里。为自己的回忆添一些内容,走过的路,就不会那么一无所获了。
本篇为“有愧的事”,不记时间的记事吧,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想到什么事来。
2003年5月,正是“非典恐惧”时期。学校要我们提前毕业了,而我和六六留下来,为6月份的CET英语备考。那时,我也并不认为英语过级有多么重要,只是对自己的未来有些迷茫,所以逃避拿出做出新选择的勇气。
和六六两人住在寝室,原来住12人的寝室,加上向来爱卫生的我们,这时候显得特别宽敞和舒适。即使被半禁闭在学校,我们的心情还很不错。
阿焦在三年级的时候已经离开学校,换了所学校读书,同时也在那里找到了她应该有的开朗。
在我和六六留校间,她还是那边大二的学生,也为期末备考中。
5月底的某一天,焦打电话来寝室,我们邀她过来玩。
忘记了用什么方法把焦带进寝室,然后我们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吃零食。和焦也有两年没见了,重新认识了她的开朗,大家也重新体会到了相互的成长。
晚上寝室熄灯,我们洗过澡洗完衣服,站在走道上乘凉。八楼住的都是毕业班,剩下的人很少了,特别悠闲。
不注意中,查房的阿姨上来,跟大家打招呼,眼睛却瞄上焦—对她而言还是个陌生的面孔。
我晾衣服中,听到焦和她的谈话。
“你是哪个寝室的?”
“815”
“不对呀,815只有两个毕业班的女孩子,我没见过你。”
“我是以前这个班的。你要不信,我可以拿校牌给你看看。”
“以前班上的,怎么会在这里?”
“我后来转学了,但是在这边读过三年书。”
……
我感觉事情不妙,出去跟阿姨说明一下。阿姨平时跟我们寝室人都比较熟,还在常在寝室里和我们一起打升级,吃我们送的水果零食。我想应该说说好话就没事了,于是就说明事实,希望阿姨能够通容通容。也许事实才是最难接受的,阿姨不肯答应。
这时六六刚从WC回来,也加入其中说情。
要说明一下的是,六六是班上的学习尖子、团支书,学校特等奖学金获得者,班上唯有的两名党员之一。
我想应该更有说服力,但阿姨却根本不认这些,一定要叫来系主任。
没拦住,她到四楼(其实我已经不记得系主任是住四楼、五楼还是六楼)叫来了熊主任。
熊主任自然是认识六六的,但六六不敢犯事,只好由我跟她说情。主任就是主任,死定不通情理的……
于是商量办法,要焦住到学校的招待所(当作隔离处置)。
我说人家大老远跑来,要她一个人住到招待所,怎么好呢?
趁熊主任和焦说明之际,我进寝室和六六商量。六六却说,招待所可不是怎么好住的,还要收50元一晚。
当时我们可是穷学生,怎么出得起这钱?
我知道焦的性格,学校这样对待她,请她住她都不会肯。
但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难道要焦这时候到学校外面去流浪?
我没有什么办法,如果可以,我宁愿陪焦一起去流浪……其实那时候的玩通宵是我毕业时期的常事。
熊主任和阿姨同意我送阿焦到招待所,并且和看门的人打好招呼,要我送她走之后为我留门。
这里最要说明的是,其实我们和熊主任,和阿姨的说情,讨论,焦是听不太明白的。一是因为焦是外地人,我们说的普通话也许太普通,她一直都没听习惯;二是因为,焦有听力和语言的一些小障碍,本身听不太清,加上没有养成伶听的习惯。
所以我送焦走的时候,她还天真的笑着说:我们怎么办?不如一起去外面的网吧玩通宵吧!
我停了一会儿才回答:焦,对不起,我也很想和你一起出去。可是刚刚那个阿姨已经吩咐要我回寝室,不许外出。如果我没有回去,她一定会怪罪我的。
当时我没有看焦的表情,路灯下也看不清,或许是因为我逃避,所以忘记了她是什么样的反应。
但我的心理一点都不好受,好有把阿姨和熊主任打一顿的冲动……
招待所其实就在校门旁边,路上我告诉了焦熊主任的决定。如我所料,焦绝不住招待所,这冤枉50元是一定不会出的。
焦说好到外面的网吧呆一晚上,我说早上校门一开我就出去找她。
结果我们到门卫那里,他们却说太晚了,不准焦出校门。焦和我的想法一样,在门卫处呆到天亮再出去。
我说焦就在门卫那坐一坐也好,可是倔强的焦却根本都不肯坐。我以为久了她会坐一坐,于是放心的把焦交给门卫就回寝室了。
半夜两点多门卫打电话来,问焦是不是我的同学?还问她是个怎么情况。我这才想起,似乎我根本都没有跟门卫说明白这里发生的事。
当然,我也是考虑到焦可能会被强迫隔离到招待所,也许就会生更多的事端来。
我回答了一些细节,恳请门卫照顾照顾她。门卫告诉我,她根本不肯坐下来,说是要等到天亮就出去。
我想一定是一个漫长的夜,我告诉卫门,天亮寝室大门开后我们就去找她。
回头就和六六在寝室里睡了—-我居然也睡得着……
第二天六点多(那时我们根本不知道校门什么时候会开),我打电话到门卫处问焦的情况,卫门说焦天一亮就要求要走,没有拦她就让她走了。
我当时才发觉自己是多么的没用,多么的可恨。懊恼自己太多的不应该。
有愧之一:我应该事先考虑到“非典”时期的政策,早为焦打掩护。在熄灯后可预计阿姨来查房的时间中,就应该让焦先在寝室不要出门。
可是我一点都不关事,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
有愧之二:我应该在和熊主任、阿姨讨论的时候,让焦了解讨论的过程。并且参与意见,了解她们所说的理由,所做的决定。
我却没有考虑到焦会听不清,变成了状况外的人。
有愧之三:我应该再直接一点,问熊主任是否招待所要钱,要多少钱。或许她会说非典时期是可以通容的,即使不可以通容(其实通容的机率很低,我后来才听说,广东一个同学回业毕业考试。强住了三天,都收了她的钱。),我和六六、焦,一人出一点钱,也是能力所能及的。
即使焦会不同意,说点好话,也是能说通的吧。
有愧之四:没有跟门卫说清事实,就敷衍的离开。居然睡得那么“安心”,第二天都没能赶在她出去之前通个电话(那时候手机还不时行)。
或者说,我根本就应该不管学校的规章,因为技术上来讲,我已经毕业了。焦本就是个需要照顾的人,我却一点都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就让她在外面站了一个晚上。
之后我们有向焦打电话道歉,焦说这事根本不能怪我们。
六六以前和焦不是同一个寝室,不大了解焦的情况,在我看来,责任不在于她。
但我怎么说也是熟识焦五年的朋友,为什么在这些事情上,处理得一点都不得体,一点都不稳重呢?
人的追求各有不同,在我的概念中,因为自己的考虑不周,或是说无能,让朋友受到牵连、委屈,是错误中的错误。
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个稳重、成熟、周到的人啊?

1给我一点点的安静

作者: 季子乌 2006-05-12 17:57 | 分类:持乐园

电话不停在吵,一天有几十个未接电话的,谁像这样呢?
找不到人,还要跑到家里来敲门,谁人不恨?
知道吗?我累了,需要安静,我觉得我的选择是错的。
人要学会拒绝,要懂得说“不”!
更要,做正确的事,选正确的路。
这是我近期的感慨……
工作,生活,总是让我马不停蹄。别以为这样就是充实,其实这就是不懂得生活,不懂得工作的我,自己给自己设的屏障。
最近经常失眠,也不知道是因为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了,无法入睡;还是因为白天起不来,导致晚上睡不着。总有个先后的吧?总之就是这样恶性循环。
想不到身为无业人士的我,居然要受这样的苦恼。
没有工作,工作却比从前更卖力。这是份不简单的兼职,以至于让我发誓以后绝不轻易接兼职。太多无奈,等这里全忙完了我再发表我的所有意见吧。
自认为是个太有责任心的人,即使这本就不该由我来负责。
从高那里第一次听到“能者多劳”这句话时,我很高兴来着。因为她在夸我,也是在为我打气。
为朋友,多劳或全劳都乐得奉上。
但对如今的事,我怎么就那么的放不下?那么的无法让自己超脱,总觉得所有的事办完了,办好了,才能放心去想别的,做别的。
所以,晚上睡觉,都在想什么问题没有解决好,怎样做才能做好。
甚至包括哪些话没有说对,应该怎么表达。
我觉得累,真的累啊。身体,头脑,心里,都累。
好想找一些安静给自己。
可是我已经意识到,自从毕业以后,这样的安静再也不会有了。
说到这里,我哭了……我想起了从前一部很火的电视剧,女主角对男主角哭泣的说“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你知道吗?”
以及最近很火的一首歌的歌词“让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
可是,我真的回不去了……
安静,不在于自己制造的环境,也不在于别人给予的环境。而是需要心灵的安静。
可是自毕业以来,急着担心找工作->找工作->找到工作天天工作->想着要辞去工作->辞去工作处于失业又急着要找工作->现在的兼职工作/同时又急着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每天忙着工作/做都做不完的事->还要继续急着找工作……
纷纷绕绕,无止无休。以上的,还只是工作。那其他的呢?
还好庆幸现在生活一切还算顺利,感情无风无浪,朋友在深圳缺了点,可是时间和心思已经被工作给占了大部分。
生活上,虽然前天出了点事,但至少也可以庆幸得起来,并不是太大的伤害,没有太大的损失。一切都能用时间,心态去抚平,承受。
和朋友,无忧虑的坐在寝室里打牌;谁谁的生日请吃饭,在寝室里买一大堆零食;聚会,喝酒,唱K……
嗯,现在也可以,只是心境不同了,朋友们又离得那么远。
谁能给我安静?以前的生活是回不去了,还是得自己在这个的生活中去寻求啊。也许是自己还没习惯吧,也许也是自己调整得不好,但总该达到平衡的!安静,怎么样的安静才算安静呢?

1工作转成啥了?

作者: 季子乌 2006-04-18 19:37 | 分类:持乐园

新来的部门经理(其实我也是新来的)分别找我们谈了她的人员安排。

综合我个人的情况,果然是我历来在担心的问题,杂而不精。

于是要我和另一个原先搞总策划的同事全作做几个频道。

于是我的分工就有些惨淡了……策划、设计、制作、编辑。但这只是口头上这么来着。先是那个总策划同事在,我在策划部分肯定就没什么发挥;然后估计以后招了专门的美工,我就成了制作、编辑;再然后,唉,想想每天找音频视频,文章……想到就烦啊烦啊~

还在关键问题是,我的工资应该比编辑高一些。如果在那两方面把我分享开来,我就很有被炒鱿鱼的危机……

反正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很担心于被炒危机,又很烦心于将来的编辑工作。

好像已经失去理性了……嗯,我得好好想想,好好给自己分析分析。

没有过不去的坎,先这么鼓励自己吧!

翻页:« 1...10...202122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