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千百度 第8章

作者: 季子乌 2005-08-20 18:27 | 分类:彼今城堡

星城长沙,潇湘大道旁。

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夜空被早上时的急雨洗得清清澈澈,像一块被擦净的玻璃,倒映着城市繁华。多美的城市,多美的星空。

就在这样的夜色中,自然会有无数浪漫的美丽故事。

这是1992年发生在上海的一个故事,也是这样一个夜晚,星空照人心镜。但如果人的心不净,玻璃擦得再透明,反而让人把自己看得更透彻,更不能自制的对那不净的自己厌恶得不行。

一酒鬼,衣裳褴褛,满脸通红,全身透着刺鼻的臭气,踉踉跄跄的踢开他的最后一个酒瓶,冲上公道旁边的斜坡,趴倒在了坡上的草坪里。

惊动一只田鼠,灰溜溜的窜开,一只不点大的癞蛤蟆连倾带跳的躲进了不远处的高高杂草丛中。 阅读全文»

0千百度 第7章

作者: 季子乌  18:25 | 分类:彼今城堡

这是龚葳第一次和别人说出对马瑞宁这个朋友的感触。他对这个轻狂的女孩子非常的担心,却又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你可以试试去找她。”祝芙提议。

“找她?”龚葳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茫茫人海,就算在同一个城市一辈子都不一定会相遇,何况是去不知目的的找一个人呢?

“有几个地方你可以试试,第一是大连,第二是珠海……”说到这里,祝芙突然停了下来,表情很兴奋的说:“我知道在她可以找到她了。”

“哪里?”

“网络上。”

“什么意思?” 阅读全文»

0千百度 第6章

作者: 季子乌  18:24 | 分类:彼今城堡

一看到谢意珊,龚葳就想起了那个给自己发情诗邮件的神秘人。以前的头两次收邮件,是偶然在谢意珊出现后就想起了那个老旧邮箱,看到那些老地址中的新邮件。现在的现象就成了条件反射。

果然不出所料,邮箱中有两封邮件,一封是垃圾邮件,另一封就是来正那个数字ID的,发自这个月初。

还是老套路,徐志摩的诗,《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表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谢意珊从自己的办公桌前探出个头来,正好让龚葳瞧见。她又装作没注意地低下头头去忙自己的。

龚葳觉得这意思再明白不过,可他从来都只把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当普通朋友,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有了徐佳,谢意珊也清楚这一点的。怪不得她说“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悄的来……”,果然是一个知道他已有女朋友的人。全公司里,大概也就谢意珊在神禹广场撞见过他们。如今她这该叫知难而退吧。

徐佳走了才三天,龚葳觉得她走了快三年了。因为徐佳不愿意过早的将他们的恋情告诉父母,以至于他时常都不能和徐佳联系上。种种无奈,使得他显得更加孤独与无聊。

更不可理喻的事是,马瑞宁只有每三天给他发一个短信,向他问个好,或是随意说两句。

这哪是她马瑞宁的性格?平时来讲,若是没事,她倒会时常来找龚葳喝咖啡、打球、蹦的、泡酒吧;若是真有事,她也会直接找龚葳来帮忙解决,要不就然就是先找他去喝个酩酊烂醉再自己想办法解决一下。

这次她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出现过,打电话从来都是关机,去她家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的人影。连她邻居都说她有许久没回过家了。

龚葳发短信询问她时,她只是回答说要到外地去休息一阵子假,就像“小黑”一样去玩一阵子,叫他不要担心。

发什么疯?既没见她有什么积蓄,又好像没什么朋友在外地,更有着一向好玩好惹事的性格,在外面能呆得了那么久吗? 阅读全文»

翻页:« 1...1020...3132333435...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