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关于小说

作者: 季子乌 2006-08-06 18:59 | 分类:彼今城堡

今天无意间看到JJ和同事的聊天记录,突然想了很多。
其实有一部分思考是关于小说的。我是否该继续不顾现状的写我想写的东西呢?我是否走了一条不该走的路呢?

我坐在与床平等的窗台上,忘着来往的人群。
远处的车辆,在我手中只有一颗黄豆大小,我捏住它们,随手把他们摔到“很远很远”。
突然想到暴走的“阿布”,无视一切的表情,踏平行车大道,口吐激光,通杀整个城市森林的情景。
我还习惯活在回忆里吗?
记忆里的快乐,记忆里的美好,记忆里的其他酸甜苦辣。
呵呵,扯太远了。

我将来一定不会走从文这样的道路,这是可以肯定的。
可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创作中。好坏不说也罢,自知则已。
写过的小说也上十位数了。可是我写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偶尔会与一些爱好文学的朋友聊天,他们明明热爱文学,工底有,文学修养也强过我,为什么不自己写小说呢?他们的回答,通常都是说自谦自己没有这个能力。
难道我写小说,真是我不自量力?
我一直觉得自己写小说的动机与许多其他人是有所不同的。
“自娱自乐”,我以前一直是这样说自己的。但我也同样会这样说,我的小说里,多半人物都是生活中的朋友、同学。还有许多故事,都是在生活中得到的灵感。特别是当从某个人身上得到灵感的时候,那就更有目的的去写这篇小说了。
如果这个人是我的朋友或认识的人,我大概写这小说的目的就是专门希望这个人,或这些人,看到了会比较开心一些。
也算是一种生活里特别的娱乐方式。

我记得曾经认过一个“哥哥”,他和他当时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的室友)幸福的在一起,常有一些感慨。会把他们写成故事,然后相互传看。我的嫂子,也就是我的室友,会给我看其中的一些文章。现在虽然不想说那所谓的哥嫂到底如何,但我知道,他们的这种创作方法,的确影响到我。
特别是那个“哥哥”,他曾经把全班的人,甚至外班的他的朋友,都创作到他的小说中去。虽然他最终都没能完成那篇小说,但每当听到他说到小说中人物(也是现实中的同学)的故事时,我就会非常乐意去听,去了解。
以至于之后我的那篇未完成的《星宿海行录》,也是受他的影响才有了创作的欲望。但他都没能完成的东西,我后来也只是写了不到十分之一。而且那时是用手写在练习本上的。哈哈~

曾经在学校里认的第二个哥哥,他是个真正的文学爱好者,应该算是班上的一个优等生。我最终把我会写小说的原因归功于他,是绝对有理由的。
他写的一些文章,都在校刊上有发表。他自己当时还加入了学校的文学社。当时他在校刊上都是用笔名发表,并没有去领稿费。最让他高兴的事是,他们社长曾对他说过,很崇拜那位写短篇故事的作者,也就是不知道是他本人,却在“背地里”夸奖他。这是对他最大的肯定。
后来和他混的很熟,无聊的日子中就多了一件事,自己写起小说来。
我还记得自己写完整的第一篇小说,叫“雨季青苹果”。写的是我与三个同学之间的一些小故事,有实有虚,写的是单纯的友情或爱情。但那三位同学是真人,他们也都看过我写的小说。我忘了他们是什么反应,但我知道,那篇小说我没有想过给别人看,更不可能发表出去的。呵呵。
再后来我就写了我和这个哥哥的故事,也是半真半假。而写这个故事的时候,却已经是我和他脱离“兄妹关系”的时候。
现在想来,这种关系也是似断非断的,因为至今都会回味从前的那些美好。至于期间有过什么误会,有过什么不快,都已经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即使两隔甚远,依然还是好朋友。至少双方在心里上都还是这么想的。

以上,也就隐约点出了我之后为什么会非常讨厌认“哥哥”这种事。不想再多说。
花葬前外长“飞狐”给我的感觉很像上面说的第二个哥哥,还笑说我其实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想,谁都是有故事的人,想你要怎么去把它留下来。或许你本就是想忘记的呢?

很高兴飞狐曾经提过一件令我非常感兴趣的事,两人合写小说。
我倒真希望人有这样的机会,但要达到两人的默契合作,似乎要比想象中的更难。
至少有一点就得克服,想要我有心维持写下去的长篇小说,必须是我感兴趣的题材,以及,这个兴趣可以维持得很久很久。

如今,封笔(戏说而已)几年的我,又策划已久我的新的,再创新长度的长篇小说。
为的,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群聊乐趣,并使我第一次感受到网络上国家民族团结精神(其实之前的团队也有的,就是我第一个泡的文学论坛,我也曾为此写过一篇小说的。)的游戏国度??KOC(王者之盟)花葬国(阿芙洛蒂忒花葬)。
我要写这篇小说的事,没有跟太多的“国人”朋友说。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个游戏还能维持多久,也不知道这样的精神,会让我坚持多久。更让我感到伤怀的是,我之前做的人设,正在一步步离这个游戏,离我们国家集体越来越远。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最有可能影响到我创作精神的事情。

琐碎事已经说得太多,继续围绕着主题说吧。
这几天,关于我自己的小说,我也有了新的认识。
第一是,一个不知名的人,居然在自己的Qzone中录入了我某部小说的片段,只是将人名或地名改掉,就成了人家的原创作品。
像我这种极少在网上发表作品的人,被人家“引用”小说,还是头一回的事。
更重要的是,这位兄台,既像我的熟人,又不似我的熟人。
说像我的熟人,因为只有熟人才知道我的个私人QQ。
说不像我的熟人,是因为,不管我怎么费尽心思的想,也想不出我认识的朋友当中,会有这样子一个人存在。这样一个,会关注我,又会给我设圈套,还会打马虎眼的家伙。
不过,还好今天写了一篇这样的关于我自己小说的文章,才使我想起一个有可能成为嫌疑对象的人。嗯,如果说这个人是熟人,那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了。哈哈~

继续说第二件事,有两个人在最近又看了我之前写的长篇小说。
其实我这种心情是复杂的,写这两篇长篇小说时候,我就总在想,除了我“要求的”小说中的主人翁之外,还会有谁有兴趣来看我这幼稚的,泛味的,冗长的小说呢?大概不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吧。
而这两个人,却说了一些也许他们只是恭维,却让我挺舒服的话。
至少这两个是我在乎的朋友,他们说的话,我就放在心上了。
一个说:“我当你经济人吧,帮你把小说发表出去,发到各个大小论坛上。”
另一个说:“虽然手法稚嫩了点,但内容不错,是那咱让我想看下去的小说。”
那是我两三年前的作品了,居然在这时候听到这样的话,心情很奇怪。

我知道我不会在这方面成“财”,成“家”,但我真的乐于此,这样就够了。
在平淡的生活,难诉的压力之下,能有这样的心灵寄托,已经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想到这里,我又开心了,明天是周日,我现在还要继续写小说去了。嘻嘻!

0世上另一个我

作者: 季子乌 2006-07-20 18:40 | 分类:彼今城堡

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把NANA实现。
哈哈,别以我要再写NANA。如果这家伙是个女的,我一定大概真的从此改口叫“她”“NANA”。

某个午餐时间,聊到资源技术之类的话题,于是问同事X“你应该知道蓝色理想吧?”
“当然知道,不过我一般是去程序的版块。”
我说我几乎没去过,然后还想问问其他。X继续说:“我还加了那里的技术群。”
“哦?这样的群我以前从没加过呢。总觉得大家都不喜欢群聊,特别是技术群,有问题都没人愿意帮你。”
“我以前也加过设计群,的确如此。但这个技术群挺好的,是一个叫‘子乌’的人开的。里面有很多高手呢。”
“什么?子乌……”同事早就知道我的网名叫“季子乌”,怎么都没有早点提醒我?心里很不愤的继续问:“难道是我的粉丝?”
“哈哈,怎么可能,我们是搞程序的群。而且人家可是个牛人。”
“那他为什么和我同名?”其实我可以肯定这人是boy,因为我的名字也像boy’s。
“子虚乌有啊,他在蓝色理想就已经很有名气了。”
居然用意也同于我,好啊,至少不用再像见到某些菜鸟样,解释这“子乌”到底是什么来头。其实想想怎么就会有那么多人要问我名字的含义呢?小学没念好……
总之,当时还是挺不爽的。不过,我玩我的游戏,做我的设计,写我的文字,指不定就只是名字相同的平行线两条吧。

许多日之后的某个午休时间,逛到偶尔去逛的“蓝色理想-经典论坛”。永远只去看我常看的几个版块,似乎要忘掉同名不快的我,又看到了这家伙的贴子。
对,大概是我的错,也许我去看的,并不是我常去的论坛,所以再次看到“子乌”这个名字,是我自找的。
文章是关于“google sitemap”,刚好我在设计我自己的google主页,文章的标题把我吸引了过去。但看到楼主的签名,我就再没有详看文章,一心思都在这个“子乌”上了。
第一次事是去他的博客主页,很自我的一人,“子叶:子乌的叶子”。
其实这样倒挺好为自己打响口号的。而我的口号也用的网名,只是我的网名却是有一个“带号”和一个“假名”之分。
在游戏中,BBS中,博客中,某某注册用户的昵称中,我用到的是“假名”,也就是像一个人名字的假名字。那就是“季子乌”。
至于带号,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笔名”或“网名”。我用来写文章、做版权。就像我叫穆桂英,却打着杨门女将的旗号一样。事实上,我还是叫“穆桂英”,但对个穆桂英却又是我用来掩盖我真实姓名的姓名。真正用来被人叫唤的假姓名。

挖一挖记忆,取这个名字是在我的幻想小说中的主角两兄妹“季子乌”和“季子程”,而这个名字最早应该是应用于2002年底我和“不悔”认识的时候。
那时在室友的带领下,我居然玩起极度无聊的“语聊”。于是,从一开始,就有人真正用这个名字叫我。
03年3月,RO(仙境传说)免费公测,我再一次用假名“季子乌”成就了一个精灵弓箭手,在网络游戏里遨游的第一个梦想。
后来的每一个游戏(九城、泡泡糖、奇迹、大话西游、王者之盟、QQ音速、梦境等),“季子乌”都是我的名字。

之所以这样说我名字的由来,是因为之后,就加了“子乌(男)”(引用于“王者之盟”天工国一度的傀儡国王“宝宝”面对同名人,改的“宝宝(男)”的创新。)的QQ。
开始人家不在线,我以为是名人就不想随便加人了,于是就加上一句“不准不加我,我有RP问题。”于是通过了他的验证。
加他的目的,真的不是想找他的岔,即使我有RP问题~
而是在他的“子叶”里,看到许多我自己很认同,或是同样说过类似的话。
更重要的是,发现思考的方式,在走着近似的发展路线,或是说,正处于同一成长阶段。
不过,他的步伐比我快一些,阶段也比我早了一拍。
就先天性条件(如性格、遗传因素、命运经历等)而言,他就是个强过我N倍的人。是啊,名人嘛,牛人嘛,强人嘛……就是和我这种凡人有不一样的气质。
在他留言本里留言都不算交流,也未能了解是否如我所感,就加上QQ了。
我很爱面子,一点都不想捧着人走,很担心他会不加我,于是把前两天出现的“RP问题”也给搬上来。

后来才知道,“子乌(男)”的理解是“RP问题=软盘问题”……(后来的后来从同事口中得知,他是个非常热心助人的人。)软盘是哪一年代的事了……-_- b
于是我解释了我的RP问题,源于我姐找到的某家可以测人人品的flash,把我的名字(真名)输进去,就可以得到相应的人品分数。100分满分,我得了2分,据我姐说,是创历史记录。
猫扑混出来的名词“人品问题”被那写简写成性的网络游客们改成了“RP问题”或是“RPWT”,而后者给我半天,大半天也未必能理解。
综上,“RP有问题”当然如我本人。

说实话吧,我觉得聊得挺开心的,从“子乌(男)”博客中带出来的感觉,我们相同的,并不只是名字。
从他博客中总结几点吧:
“站长信息”里,他不愿意提起年龄。
这正是我近两、三个月才开始忧心的事。他大概比我久一些,所以才说他的阶段比我早一拍。以前20左右,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将来可以憧憬。一但发现自己没有存款,又没有置业、没有固定资产什么的,就知道,再憧憬将来是没可能了。该做的是把握现在的每一点可能,不然“年轻时”的憧憬就只能是暇想了。
日记-技术-“歧途”里,讲到了广与精的问题。
这是我今年一直在想的问题。我从过去的许多年到现在,都是杂而不够精。问题是,我真的不知道该往哪里精。而在某一部分人群里,我的某些东西是精的,可是换个地方,我又要受到菜鸟般待遇了。但我现在还是选择了广,因为实在无法让自己为了其中某一个,而放弃其他任何一个。也无法为了把某一个做专,而让自己在某一个旮旯里被自己逼疯。
他一直在写计划。
正是我曾经做过,又想好好的调整再坚持的事。
在和讯写博客的时候,正处于找工作,又得不断给自己打气的低弥时期。于是每天写一下总结和计划,以及近期的工作打算,学习技术方面需要解决的难题。虽然这些计划都没有公开,不过自己还是很相信这类似的东西。
可以说到初中时期,我就有写日记,并定下计划的习惯。只不过,我不是那种严格自律的人,绝不想不断的给自己施压。只有真该用到的时候才写。
他写了一篇博客,讲述与这个同名的我的相遇。
他在我之先了,说明他永远都是比我早一拍的,哈哈。但绝不是学着他来的,翻开历史课本,答案就算也会找不到,背也会背不好,至少还是会了解自己想些什么,会做些什么。
不过没什么,我虽然爱面子,却并不急强好胜,即使字数上一定是会多于他的……不比了,不比了,傻瓜,哈哈~写这篇文,最重要的一些话还没有说呢。:D

想写这篇,最强烈的感想是,和“子乌(男)”接触,一点也不像是跟一个刚认识的人那样说话聊天。至少,我不是用那样的心态和语气和他说话的。至于他是怎么想的嘛,不知道啊,只知道他说我是不爱学习,只爱玩游戏的人……呵呵,就算是我自多也无所谓呀。朋友可不是光靠嘴上说的,但至少相识就是缘,呵呵~

1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作者: 季子乌 2006-07-16 18:39 | 分类:彼今城堡

最早听到这部电视剧是从一个同学的口中,那大概是七、八年前。
第一部刚好赶上“九九归一”的国际话题,所以一上映就引起许多人的兴趣。
真到看的时候,才是四、五年前的事,第一、二部同时看的。
觉得第一部的“青蛇白蛇”很无聊,实在没有神话题材了么,居然连这也搬出来。
第二部居然有两个况天佑,一个死D早,另一个其实是他的爷爷。
这种设定一开始就让人心里不爽,像《鬼眼狂刀》中有三个“狂”一般,很是让人不好接受。
那到第三部,可以做这样的结论,第一部用一个况天佑来诱人;第二部用两个况天佑来诱人,第三部居然“毫无悬念的”用三个况天佑来诱人。哈哈!
一个来自未来2024年,却又在完成送女儿到2004年后死去的老况天佑;一个是于2004年正常轮回的况天佑;这还不够,居然奇迹般的,还有一个做为幕后者的年青的僵尸况天佑……

其实和这部电视剧挺有缘份的。
我喜欢吸血鬼(电视剧中曾称其为“西洋僵尸”,与中国不变的清朝僵尸最大的区别就是,不是伸长手臂一跳一跳的。)就是从这部电视剧开始,而且自从喜欢吸血鬼,我的胆子就变大了,不再那么怕鬼怪,也不再怕黑。个中原因也就不细说了,嘿嘿~
还有就是,当时看这部片,是和姐姐一起看,看过后,表哥也说有看。
我和表哥都对第一部忠情一些,大概如前面所说,第二部的剧情结构实在不让人舒畅。
现在我们仨都来深圳了,但他们大概都不想再看第三部,也没有时间看第三部了吧?

倒是我,看了电视里半夜有播,早知这电视出台而又一直没打算看的我,突然又想重温旧梦。看看第三部,是让他们成为弧线,还是下滑线。
正在下载中,还没有载完,其中有几集已经在电视中相继看过。

从主题曲中发现,主角中的杨恭如换人了。不过,这么长的时间,能让原班人马还保持得这么好的,已经很不容易了。历来,哪个电视剧能做得这样?曾经的《007》、《霹雳娇娃》的主角都换个不停,何况中国的“忙碌”演员们。
值得一提的是,况复生即使在第一、二部都是上几十年的小学二年级,但在第三部中,这样相隔了许多年才拍摄的第三部,居然已经长成了一个标标志志的小帅哥了。
想起N年前的“哈利.波特”,大人也许可以保持许久不老,但小孩子要长就是没办法。还好他们都长帅的长帅,变靓的变靓了。

第二部中,也有关于况天佑与山本一夫宋代前缘的故事。但看那着装,特别是况天佑同志的,真不让人吐S~
第三部的前缘定在了宋末,着装倒是有明显的变化。到底还是时代在变啊。哈哈~
而且,好像况天佑的扮演者尹天照,本人也瘦了一小小哦。到底是成熟的男人,懂得更爱自己,保养自己,而不是用酒肉来糟蹋自己。

男人越老越有看头,十几年,几十年,只会越来越吸引人;但女人要老却很快,短短几年,就知道岁月摧人老有多严峻。
可是主角“马小玲”,也就是万绮雯,倒是十几年如一日。
之前也有看过她拍的广告,小孩子都十多岁了,自己却能保养得这么好。
不枉我们对个性“马大师”(不是马大帅也不是马大姐…)的期待啊。

暂时说到这里,因为第三部还没完全看过,等看过,再来修改这篇中也许存在的错误说法。以及完善我所有的评论吧。

翻页:« 1...1020...2829303132...36 »